夙司缘

目前呆在宝石坑底 主冬巡

存梗存梗
冬巡的
最近真的是超忙的
比如毕业汇考什么的一堆。
而且之前第三章也码完只差发了结果出了点意外。没了
回去看了看自己写的结果突然发现自己刀子写的好看
糖的质量emmmmmm……

……会抽时间改的

emmmm
抑郁症可能会出第二章?想他们两结婚[bushi.这个是不确定的别抱希望?
一开始就打算悬念结局的 毕竟有人喜欢吃刀有人喜欢吃糖,感觉后续写出来可能会给一些已经脑补到心中完美结局的人当头一击突然觉得不太好-

哦对还有之前打算写的师生居然写了篇番外我就没管了我……算了我加油

然后……
abo百合 日常温暖向的 不是很想星际打斗什么的。
黑道家少爷x女子高中生?
emmmm
然后大正时期的两位
嗯就那个大正浪漫的服装我感觉很种草所以我就
头绪还没有慢慢想

就不该更新-
没以前看的舒服。
一点开tag还是最热,吓的我以为没更新。

我人设x
[说实在我希望我人设配色是红色来着-

p1我男体给我的,也是最开始的
p2是妹妹找人帮我画的
p3是仙芋画的x!

毕竟自设我就不打tag了-

跟朋友一起改了个法斯的表情x
喜欢的话拿去用吧x
p2原图

【冬巡】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2

魔女pa
魔女法x吸血鬼安
ooc注意

第一章

安特库比法斯先醒了。
准确的说-是被魔女压醒的。
“…睡相还真是可怕。”
说完这句话,安特库给法斯盖好被子后就乖乖的坐在床沿。
微微抿嘴,夜视能力极好的他现在也终于能好好的端详这个和想像中不一样的魔女――碧绿的柔软发丝,比自己见过的碧绿湖水还要清澈的眼睛现在被一层薄薄的眼皮覆盖。还有那不曾见过的充满活力的美好笑容。

剩下依旧走连接

第二章

【冬巡】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魔女pa注意x
魔女法x吸血鬼安
ooc也请注意

人设

安特库是人鬼混血
至于安安的能力是最近到处借鉴着动漫里面东凑西凑的捡了几个自己需要的
有相同的话应该是巧合-毕竟构思了差不多有一个月那么久-
还加了几个可能是私自加上的设定
比如没有遇到吸血鬼所惧怕的东西就会一直活下去-
或者成年之后样貌一直都是那样什么的-[就…强行不老不死.
有ooc
以上都能接受就往下看吧

他们的初次见面并不算是非常愉快,但令人难忘总是对的。

before
被人追赶并从小山坡上狼狈滚下浑身是伤的男孩和在山坡下采着草药的魔女就这么相遇了。

法斯看着面前伤痕累累的小孩,又抬头望向那坡上的灯火渐渐变得明亮,中间还夹杂着刺耳的话语,再迟钝的人也不会认为这是件好事。
便迅速将无法动弹的孩子往怀里一捞用着飞行媒介往森林深处飞去。
“你这小鬼到底犯了什么事搞的这么多人追着你。”嘴上愤愤的说着,心下却是在惊讶着自己居然救下了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救也救了,让我现在又把人放下去这事我可干不出来。”

剩下走连接x
第一章

看完最新一话我整个人都凉了-说真的,不是凉是炸了。
p1市川老师的分镜真棒。硬度十里对黄钻[绿钻石.九八七亚历[黄绿宝石.六五极限黑水晶[幽灵水晶拉碧丝.硬度四以下请放弃。法斯。
心都脆完了。安特库啊啊啊啊。
p2p3法斯的眼神啊啊啊啊啊……
后面居然还虐黑水晶了我整个人……
说是郭斯特的残留物影响着他的行为让他守护着法斯。这个自由追寻到了怕不是又要虐法斯啊mmp。
希望哪怕清除都不要忘记对法斯的感情啊求你了。
法斯已经完全失去安安了这个时候黑水晶再来个会心一击我都觉得不行。

胃疼了一天。

[冬巡]自我厌恶

重温漫画时看到蓝柱石说的“法斯还是以前的那个法斯吗”想起来的梗。
宝石人无性别所有人都以兄弟相称,所以用的是他。

——法斯法菲莱特并不是法斯法菲莱特

“法斯法菲莱特。”
说着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双眼在镜中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藏青色面孔。
深深厌恶的情感在眼中蔓延,逐渐变成满满的杀意。

“我讨厌你。”
——要不是你,安特库他-不会那样看着我。
紧紧握成拳头的手毫不留情地往那张和自己一样却因愤怒而变得丑陋的脸上轰了过去。
双目无神,剩下了一片茫然,像是正在注视着一切,又什么也看不清。

咔嚓。

清脆的破碎声干脆地响起。然后就是什么东西的碎片散落了一地的声音。心下一送,嘴角便缓缓的挑起了得意的笑容。

这种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地上看到了更多的,更多的,自己。
“…为什么?”
跪坐在地,左手却握住了一块不大的碎片,右手触碰着冰凉的镜面。
金属碰撞的声音格外突兀。
“明明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你喜欢的是他而不是我。”
他喜欢的,是法斯法菲莱特。
作为拥有“法斯法菲莱特”这个名字的自身,两人是同一个人,却又不是同一个人。
那位曾经的法斯法菲莱特,在那个人被月人带走的那一瞬……不,说不定是把脑袋换掉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虽然拥有绝大部分相同的记忆,他的心却只属于那个已经不在了的法斯法菲莱特身上。

黑水晶给予了他第二次的生机,但是只属于那个生命的感情和羁绊却是连老师和带领着高超技术的王子都无法复原的东西。
为什么那个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听上去和现在的他全然不符的,却因为音调而显得可爱的名字时,要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呢?

法斯法菲莱特并不是法斯法菲莱特。同样的,他也不是他。
明明相同却又不同的矛盾在他的心底里不断发酵。
那是由心底反驳自己不是法斯的念头。
这种念头在种种情绪与变得扭曲,在最后甚至疯狂演变成无法挽回的地步。

他恨自己。恨法斯法菲莱特。
拥有同一份感情,却停留在那个没有结束的冬天还是那沉睡着的一百年间。因为不知道另一个自己所拥有的而感到焦躁,为了掩饰不安,执行的措施也变成了只有刀剑,脑海深处的最后的一丝理智也因为那种不解的情绪而土崩瓦解。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疯狂的收拢着合金把倒映自己的镜面捏的粉碎。

合金的威力对于倒影来说毫无威胁,他却并没有停下,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粉碎着看上去无比丑陋的,自己的倒影。
反反复复。
直到最后的镜面碎片被合金捏碎。
金黄的液体顺着面颊滑落在同样金黄的手上,盛开了一朵花。
“明明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复原…”
“可为什么…”
————————
受了tag里面那个什么叛徒的影响emmm。我现在是消极到不行啊……
哦这个脑洞会形成大概还要感谢一下这个大大的画x @符
这就是我想的安特库复原之后的事吧-
安特库确实很生气但是没法责怪法斯。
但是由于法斯的大改变也可能会化为安特库的悲伤。
在这种情况下法斯也因为安特库的态度开始了自我认知的崩坏和自我否定-的感觉?

emmm摸了自家红尖晶人设
画画我还是真的没什么自信但还是想摸孩子
p1是亲友帮忙画的
p2我还没画头-

[冬巡]抑郁症

冬巡向人类pa
正常安x抑郁症法
小学生文笔啊啊啊啊[躺平.

*我相信爱能治愈一切x

夜晚是黑色的。
梦境是灰蓝的。
睡梦人在梦境中伴随着像是溺在水中的窒息感里缓缓下沉。被纠缠于自身的气流与模糊不清的身形形成的梦魇压住心神。
咕噜——
“是谁…”像是寻求救赎一般的朝着上方的影子伸出手去。
也是在感到自身的气流也随着自己的动作收紧加快的将自己拉进深渊的那一刻伴随着一股浓郁的咖啡的味道与外面及其小心的脚步声下惊醒。
一边攥紧胸口前的衣料大口的摄取着周围的空气一边用着已经混沌的脑子思考着问题。
这么晚了会是谁?……啊,大概是安特库。
是了,自从自己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就开始熬夜了。
慢慢的坐起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上多了条薄薄的被子。应该是天气渐渐转凉,又怕压的太重才选的薄被子盖着吧。不过法斯并没有想着这件事。
房间里很安静,门外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也听的格外清楚。被噩梦所惊醒而加速跳动的心脏也开始渐渐变得平缓。看向变的有点懵懵亮的窗外,默默估计一下应该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虽然还可以再睡一会,或者说剩下的一天的时间也可以作为睡觉的时间,但是想起一闭眼就会回到那令人压抑的梦境中去,就不是很想接着睡下去了。
——每次闭眼看到的东西都是一种折磨。
怀着这种想法法斯就起身推开了门。被突然的开门声吓到的安特库差点把手中的咖啡撒出来。
转身看着神情木然站在门口的法斯,猜测着走过去。
“失眠了吗?”
边说边试探着去触碰着对方的头顶。也开始倾听着回答他的最熟悉的话语之一。
“我……我刚刚才醒的。”刚睡醒的头脑开始混沌的处理着信息,全然没有注意到伸向自己头顶骨节分明的手。
安特库还是穿着前一天的白衬衫,就是解了个最上面的扣子,袖口挽到细瘦的小臂正中,穿着黑色长裤打着赤脚,手上的咖啡的热气也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半张脸上上下沉浮着。
“那现在怎么又起来了呢?”不过睡着了就是件好事,手上开始传来了通过头发的温热触感,稍稍安心下来,平时的她都不会给人碰的,看来最近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
“啊……”被人碰到了脑袋身体僵直了一会,就开始思考着对她来说更麻烦的问题。
安特库知道,因为时轻时重的抑郁症把法斯以前的头脑搅成了一团浆糊,反应能力也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甚至还陷入了失忆障碍。所以每次问法斯问题的时候,都会一个一个的问过去,绝不会说太多,也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着她组织好语言后说出来。只是想着那个开朗的孩子变成现在这样无力,或是在每一天的某个固定的时间陷入那不知所谓的悲伤的样子,心里就像被人抽着丝一般的疼痛。
“不是…只是-大概做了个噩梦,所以就醒了。”
把找到的关键词抽了出来告诉了安特库之后看向了对方的面容。
眼中的安特库的半脸变的虚幻,再次清晰。
然后开始看到对方脸上渐渐产生的裂痕,眼中瞳孔开始收缩,整个人像是被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心中的不安也开始升华起来。
与眼前朦胧的水雾一般由淡变浓,被人发现。
“噩梦吗…需要我陪-”还没说完的话语嘎然而止,法斯突然的反应让安特库变的慌乱,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一边。
“怎么突然…是很可怕的梦吗?”
“……很难过-”连忙低下而且摇着头这么说着的法斯却捂着心口控制不住自己滚烫的眼泪大粒大粒的砸在冰凉的地上。这种发自内心的难过情绪,就算被询问着也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只有那种令人呼吸困难的窒息感占满心房,让法斯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像一只搁浅的鱼一般。
“是哪里不舒服吗?”现在并没有到那段时间,病情算是加重了吗-抓着对方双臂低头仍然看不清法斯的表情。
“就是很难过啊……”尾音带着颤抖像是用尽力气说完的话语。法斯完全不知道怎么从这种情绪中提取关键词让安特库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双手只能紧紧的攥着衣角,任着眼眶中不能抑制的泪水低落在地上。
“……抱歉”慢慢的把法斯圈在自己怀里,也感受到了她的抗拒。“我能做的只有这样。”
像是听到了这样的话,法斯也选择了接受。
“虽然知道这么说对你可能没有什么很大的作用。”感到衬衫被温热的泪水打湿,也就轻轻揉着法斯的后脑勺接着说。“当你陷入不安的时候,就试着用手来确认我的存在吧。我一直都在。所以…”怀里的人像是愣了一下,眼泪也渐渐停了下来。同时安特库眼前也渐渐浮现着上个月法斯自杀的情景。
水珠在她的头发发梢和指尖缓缓落下,露出水面的脸上,眼睛是闭着的,脸颊苍白。全身浸泡在浴缸的水中,从手腕处落入水中的血液在水中宛如缎带一般散开缠绕在她的周围。在浴缸外边静静躺着的刀在他的眼中的画面里显得格外的刺眼……
“别再做那种傻事让我担心了。”
“我…我是不能没有你的。”慢慢的搂紧人将头埋在脖颈语气略带梗塞轻轻的在法斯耳边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这样传达给法斯的温柔与哀伤又像是在祈求和命令一般的话语让法斯莫名的心慌起来。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做这种事了…”情绪被稳定下来的法斯对着安特库许下了并不算靠谱的承诺,哭过了之后困意也开始袭来。
“…安特库,我想去睡觉了。”
“需要我陪着吗?”
“不用了…那个…”
“嗯?”
“有…安眠药吗?”
“这个不行,我不放心,所以扔掉了。”因为她的自杀心有余悸之后都把家里的危险的东西要么扔了要么锁了起来。不过看样子她像是不太记得了。“因为你太令人放心不下了,不然你以为我很喜欢在我出门的时候把你锁在空房间里面吗-”边说边牵着法斯走到她的房间,看着她躺下,给她掖好杯子准备走的时候,衣角被法斯轻轻拽着,用着几乎听不见的微弱声音对着他说。
“地上很凉…鞋子…”
“我知道了,回房间我就穿上-”听到注意到他是打着赤脚,提醒着他的话语心下让他高兴了起来。又重新给人掖好了被子,将手遮在她的眼睛上,轻轻落下一吻,就离开了房间。
——再微弱的声音,他也能听见。
——比起为你而死,为你而活好像更加艰难。
——————————
大概就是法斯在模糊不清的状态下有了宝石记忆产生的记忆混乱
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导致的抑郁症
以至于每次看向安特库脸的时候都会看到裂开后碎掉的迹象
偏偏安特库不知道这种状况反而去照顾法斯然后法斯要求要自己一个人呆着,但是思想遭到记忆的孤独感的影响自杀未遂之后的事
这次安特库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让法斯一个人呆着,而是时不时的去找她交流。

反正当法斯把现实和梦境区分开的时候大概就会好了x算是个半刀子?

人物关系就是法斯双亲托到安特库家玩的青梅竹马关系。安特库是喜欢法斯的但是法斯现在的头脑没办法思考这种事。

这是根据自己曾经照顾过的周期性抑郁症的人的情况写的
虽然我对那人挺重要不过我再怎么样也只是缓和的作用[因为她是因为失恋才陷进去的,而且必须要非常有耐心的去哄.

至于什么是周期性的就是在某个固定的时间段左右会开始非常难过,这个时间段是最好有人陪着的。[大概也有例外但是我没碰到过,如果一个抑郁症的人能够让你接近的话说明你在这人心中算是特殊的存在了,如果你只能缓和他的情绪不能把他引出来,虽然不能说明什么却已经证明一点,你不是他的心结。但你可以做到把自杀的概率降到你所能尽力的最低点.
平时都很好像个正常人就只有这个时间段会开始变的非常过激而且偏执。除非心结在旁边才会有好转,也是最快恢复的办法。[前提是这个心结不会对病人造成伤害愿意陪着,不过这种人应该没多少。不过我那个朋友就要花特别长的时间了,毕竟人家没那义务눈_눈.